风小小与云团子

每天每天想入非非

我永远喜欢萝卜太太。
当初是因为太太的文死心塌地地迷上了安雷。非常非常喜欢老师的文字。
如果下一个坑还能遇到太太就好了。

[安雷]浅眠

小短文,没什么剧情,高中生,背景是安和雷一直在互怼。
这是和ai解qing的开始。
还有就是安趴着的时候雷没有认出来他。
ooc预警。


     午后一点四十三分,图书馆,光线昏沉。
     人们的低语声在空气中缓慢发酵,逐渐成了听不清辨不明,叫人疲惫倦怠的咒语。
     安迷修松了衬衫最上的扣子,趴在写了一半的卷子上,脸埋进双臂圈起的小小空间,闭上眼,暂时休憩。
     世界昏昏沉沉,低而不分明的嘈杂时远时近。不熟悉的人,陌生的脚步,断续的话语。无数人的小世界从他身边匆匆而过,落下的碎片残影在半眠的头脑里胡乱编织,勉勉强强勾出梦的雏形。
     他有几分钟是真的沉入了梦里,又或许没有,反正梦里梦外始终如一。温暖与安逸环绕着他,在空气中游荡的碎语如母亲哼唱的眠曲。他保持原本的姿势一动不动。棕色的发丝沾满蜜一般沉沉下坠,将脸侧没有被衣袖挡住的地方掩住,连同将那些飘忽的梦影一同锁进臂弯里。
     身边的世界依旧一掠而过,低语声,脚步声,书页翻动声,时间却仿佛缓慢到不再流动。他放任自己沉溺于这短暂的休憩,眼睫凝定,静静聆听。
     脚步声------有脚步声向他这边来。许是对面那两位可爱的小姐,他想,他大概得微笑着向她们打个招呼。
     但他实在疲累,含含浑浑的思绪在脑袋里转了几转,没有一丝触及支配动作的神经。
     脚步声向他走来,越过他,停在旁边。他听见脚步消失的地方传来背包挨住椅子的叹息,传来拉链划开的清脆又发哑的一响,听见衣料摩擦,听见书本偎住木桌,听见椅子的皮面下陷。稍稍安静之后,又是书本翻过一页的声音,柔脆又铮然。
     那就是身边的空位迎来了新的使用者。他的脑袋仍是迷迷糊糊的,沉醉在蜜糖色的午后不情愿挣脱。但是,也该起来了,预定的时间差不多到了,他该起来了,继续学习,并向新来者问好。
     所以他睁开眼睛,停顿几秒。鼻尖触到了卷纸,因为距离太近,上面的字一行行洇晕成浅浅的黑。他微微偏头,看见在稍远一点的地方,在再远就会被压到胳膊底下的纸张,渗入了光,隐秘,柔和,沉静。
     被这一瞬光影迷惑的人呆呆地看着,手指无意识地弯曲,发丝刮擦着指尖。足够一片羽毛落下的时间过后,轻轻的一声叹息落下,作为与那温柔安谧的梦境的告别。
     午后两点零一分。世界明亮,然仍柔和,声音清晰,然仍模糊。
     他捂着额头,猜上面一定压出了一大片红印。
     他转过头,看向旁边------
     新来者的左臂压在桌子上,左手支着头,右手夹着书的一页,将翻不翻。
     他闻声正看过来,紫罗兰色的眼瞳里有一丝倦意,此刻多了些惊讶,随后又转为笑意。他唇角微扬,大约因着此时此刻的世界太过温柔,那弧度也不似以往乖张。他说------

    "哟,是你啊。"

B站,赠我的,大会员,在,第,二十集,的,前一天,过期了。
只恨自己为什么领那么早。
想哭。

我我我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想到雷总。。。
大概是中毒很深了。

一个很沙雕的脑洞。
雷狮的锤子叫安迷修。
安迷修的剑分别叫雷狮和布伦达。

没了......

我不会画汉堡。
我不会上色。
我不会画画。
。。。。。。
是以前看了别人的汉堡后在卷子上涂的,今天突然翻出来,就,想发一发。

我要好好学习。
我要好好学习考北京的大学。
我要考北京的大学然后去明年的CP
......
CP是在北京吧?

我还是喜欢狮哥的旧模。。。棱角分明的脸多帅啊。。。
但新模其实也很好看?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远看会显得很秀气?